图书馆里的人多起来了……让我自闭的事情也多了。

对面就是一扇紧锁的门,常有女孩子的欢声笑语穿过过道,搅动我的思绪。

我也并非没有进去过。暑假放假的那天,下午贪玩(代码,好像那时候写的是上游 tracker,那东西现在还有用武之地),堆得老高的杂物晚上就要搬空。最后只剩下我一个人忙活时,生活老师为我开了后门,允许我和家母从宿舍的后门把杂物搬出去。我便第一次有了机会穿过女生寝室的大门……她们日日走入走出的、靠墙摆着书架的大门……

那时候天已经很黑了,大堂里也没亮灯,抱着很重的书抬头,还能看到一大块玻璃反射不知道那里来的一道光,还有一些绚丽的图案,即使暗处分辨不清色彩,也不妨幻想阳光下的观感。走出门,依然是熟悉的宿舍前的空地,却是陌生的视角,让我下楼梯也步步留心。进门也了仪式感,上楼梯再次取物时,故意走得慢些……这就是她们日夜经过的地方,即使现在已经散去了,成了我的通道和笔下的事物,不安的回忆……

(记得跟苈羊际说过,不过这不重要)

我喜欢留念,一扇对面传来笑语的铁门足以使我写下这些。

(我本来决心戒掉“她们”这种说法的,(注:这种说法)好像显得自己和她们不同……其实是不想让这个概念存在了。但是不这样写,就无法体现当时(下文的“她们”是一类东西,懒得改话风了)的心境……很惭愧。)

门……楼本是一栋楼,按楼层区分性别,7楼甚至男女都有,中间却筑了一道大铁门,常闭。能听见声音,但如果只是凭此,并不足以不会发展出本质的关系来。这让我想到了两者关系的另一种模式——如果这就是整个世界……

这就是两队人的囚徒博弈?

如果真是这样,那还可以盼望一个光明的结局。——毕竟这个世界里,文化素质很高,时间是三年,可以期盼的还很多。

还有一种可能——一边只有我一个人,一边是世界的另一半……我能听见她们的声音,也许会有交谈,但谁也无法保证对面是谁,以及会出现多少次。

如果真是这样,我不免怀疑,如果世界真的这么友好,那为什么会空留我一人,空留下欢声笑语?

——我期待密切的联系,和我想要的这个世界。(所以,这和我躲起来并不矛盾。和我最近没和朋友联系也不矛盾——我自己能解决好自己的问题了,各位朋友应当为我高兴!)

1 对 “铁门外的世界”的想法;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